会员资讯

活跃在中亚国家的中国投资者

2014-06-01 07:58:01 来源:天山网 作者:朱必义 李冬妹

 新疆日报讯 (记者朱必义 李冬妹 加尼别克·焦达提报道)到中亚采访之前,记者接触过一些在中亚创业的中国投资者。说实话,毕竟对周边国家缺少了解,单凭中国商人和中国企业家的讲述,我们很难对他们在异国他乡所经历的摸爬滚打、酸甜苦辣有更深的了解。3月份新疆日报丝绸之路采访组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国连着跑了20天,结识了一批中国工商企业掌门人,感触很多,概括起来也许可以用以下这三句话来加以表述:不到中亚,不知道他们有多能干;不到中亚,不了解他们有多出色;不到中亚,不懂得他们有多不容易。

  唐方春:较早闯荡吉国的商人

  和唐方春第一次见面是在比什凯克一家咖啡馆。当时我们刚从吉国历史博物馆出来,有点累了,顺路就在那家咖啡馆坐坐。拨通唐方春董事长手机,他很快就赶过来了。

  唐方春给自己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就讲起了在吉国的创业经历。那是1996年,他第一次到中亚,从国内运了九车皮540吨大米到哈萨克斯坦,结果被人骗了,300多万元人民币血本无归。

  2001年,唐方春来到吉尔吉斯斯坦,当时在吉国的中国企业很少,中国人也不多,当地经济也很不景气,夜晚的比什凯克有些街道连路灯都没有。到中亚之前,唐方春在新疆从事过房地产开发,积累了很好的经验。他看上了比什凯克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那家企业是生产马达的,红火的时候,该厂的马达销售到50多个国家。苏联解体后,企业也走了下坡路,最终无法维持。唐方春以国内公司名义和一家吉国企业共同注册了吉尔吉斯中国大唐有限责任公司,随后大唐公司买下了这家马达厂的100亩地,投入数百万美元建起了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是经中国商务部批准的,目前是吉尔吉斯斯坦最大的中国商品城,也是吉国纳税大户。”唐方春介绍在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从事经营的除了来自广东浙江湖北四川等省的商人,还有当地吉尔吉斯商人以及东干商人。在这里担任店员、搬运工、翻译的吉国人超过1000人,他们的月收入平均两万索姆,大约合2000元人民币。为了扩大中国商品在吉国的影响力,这几年大唐公司协同新疆贸促会已经在吉国举办了三届丝绸之路大唐中国国际商品展销会。

  除此之外,大唐公司和国内企业合作,计划在吉国开采铁矿和金矿,另外还计划建年产120万吨的水泥厂。“这几年来吉国的企业不少,有些人刚来时很兴奋,但一遇到困难就缩回去。”唐方春说,吉尔吉斯人的性格和中国人有点像,比较谦和。国内企业到吉国来,要尽可能少说空话,多干实事。他批评有些同胞不注意形象,把在国内的一些不良习惯带到中亚,比如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等等。

  赵德顺:在吉国经营“北京商场”

  “我名字起得好,但一辈子没顺过。”阿山凯丁集团总经理赵德顺如此调侃自己。

  2005年4月,阿山凯丁集团的母公司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派人来吉尔吉斯斯坦考察投资项目,第二年年底买下奥什一家破产水泵厂厂房,然后投资3000万元人民币将原来水泵厂的车间改造成了“北京商场”。“北京商场现有商户57家,中国人只有4户,绝大部分是本地经营者。销售的电器、服装、玩具百分之八十是中国产的,还有百分之二十是俄罗斯土耳其的。奥什市民用的产品九成是进口的。”赵德顺告诉记者。

  对奥什销售的中国商品,赵德顺的评价并不高,他觉得就产品质量来说,还是俄罗斯、土耳其、韩国的好一点,中国产品相当一部分属于库存积压的滞销货。

  “在这里找真的(正牌)中国产品不容易,找假的一大堆。比如牛仔裤,很多都是论斤买过来的。”赵德顺说。

  华力集团为何选择奥什建商场?赵德顺谈到这里地处古丝绸之路交通枢纽,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进口中国商品,都得从奥什经过。把商场设在奥什,周边国家的客商不就不用跑中国了吗?至于为什么中国的低端产品在吉尔吉斯斯坦泛滥,赵德顺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吉国普通百姓收入不高,当地公务员每月工资7000索姆,折合人民币不到1000元。拿那点钱怎么消费高端产品?二是韩国和土耳其那样的国家本来就不生产低端产品,中国的低端产品正好能满足吉国当地80%—90%的市场需求。“中国商人追求利润最大化,他们不可能放着80%—90%的市场不管,却跑去和俄罗斯、土耳其、韩国厂商争夺那10%—20%的市场。经营低端产品不但市场份额更大,而且占用周转金也不多。”

  赵德顺谈到吉国的富裕阶层每年到欧洲、中国旅游度假,如果需要买点什么,他们出去度假的时候顺带就买了。广东一位商人曾经在奥什开过电脑店,待了一年卖不动,最后还是离开了。

  虽然面临的是这样一种现实情况,北京商场还是尽可能对入驻的商户有所选择,淘汰那些销售低劣商品的商户。

  从2005年4月来到吉尔吉斯,9年光阴似乎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赵德顺说自己幸好“扛的旗大—中国华力控股集团”,即便遇到一些急流险滩最终还是安全渡过了。2010年4月吉国发生颜色革命,6月份骚乱蔓延到奥什,北京商场附近响起枪声,周围一些店铺被烧被抢,中国政府开始撤侨,100多个中国人被临时安置到阿山凯丁集团的宾馆。慌乱之中,一个孩子被人群挤倒,赵德顺使出全身力气用胳膊挡着门,不让人群踩到孩子,一条胳膊险些被挤断。

  李厚甫:在吉国开发煤炭资源

  “新疆中远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是新疆首家获得石油天然气经营资质的民营企业。”一见面李厚甫副总经理就介绍中远公司的与众不同之处。不过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李厚甫侧重谈的却是该公司在海外的业务拓展:在几内亚比绍有一家砂金矿正在做前期,巴基斯坦一家铅锌铜矿也在前期准备,在蒙古国也有一家有色金属矿。

  四年前中远公司和吉国一家企业在比什凯克共同注册了中远能源矿产有限公司。经过连续几年勘探,目前中远能源在吉国奥什州、纳伦州和巴特肯州开发的四家煤矿初步探明储量8.13亿吨,其中巴肯特煤矿去年5月结合井巷建设生产工程煤3000多吨。这些最先产出的煤中远能源都无偿提供给当地二战老兵以及当地幼儿园、学校、医院。2014年预计产煤20万吨。“伊利苏煤矿和瑙鲁斯煤矿设计产能300-500万吨,巴特肯煤矿200万吨。”李厚甫介绍几家煤矿的生产规模。

  值得提到的是,中远能源公司在吉国的四家煤矿分别靠近中吉边境的伊尔克斯坦和吐尔尕特口岸,也就是说,四家煤矿生产的煤炭除了满足吉国需求,还可以通过上述两个口岸运到新疆南部的克州、喀什、和田这三个能源严重匮乏的地州。采访中李厚甫提到吉国通往伊尔克斯坦口岸的山区公路弯道多,路面狭窄,通关手续繁杂,希望两国尽快开辟煤炭专用通道,简化通关手续。“现在是一车一单(报关单),我们希望能做到一批一单。”李厚甫还反映两个口岸目前是一周五天通关,加上两国存在时差的缘故,每天无法保证8小时通关。他希望两国海关能改进服务,做到一周七天通关,否则一旦煤炭产量形成规模,很有可能造成运煤车辆拥堵现象。

  “吉尔吉斯缺煤,一吨煤炭合人民币1000元左右。新疆南疆三地州也缺煤,当地发展工业离不开煤炭。”李厚甫谈到中远石油天然气集团正在联手国内几家有实力的国有企业以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国资公司,计划投资18亿元在靠近边境的乌恰县建设国家煤炭储配基地,一期项目储配规模1000万吨,二期2000万吨。

  卓良发和他的福建老乡

  卡拉苏口岸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处,那里是吉国有名的集装箱市场—数千个旧集装箱集中排列,纵横交错,一个集装箱就是一间商业门面,形成难得一见的“集装箱商业街区”。

  卡拉苏集装箱市场大体分两摊子,大的一摊人们习惯称之老市场,那里有三四千个集装箱;小的一摊叫红太阳(000525,股吧)市场,集装箱400个左右。在卡拉苏集装箱市场从事经营活动的中国人据不完全统计有七八百人,他们主要来自福建、浙江等沿海省份,新疆人也占一定比例。

  卓良发是福州人,2000年4月来到卡拉苏时,身上只有900美元。他用100美元交了一个集装箱一个月的租金,再用100美元租了间住房,还有100美元用来租车,100美元打电话和吃饭,剩下的500美元从吉尔吉斯斯坦批发商手里批发手机。卓良发用那500美元货挣了250美元,那是他在吉国挣的第一笔收入。一个月后,卓良发不再从吉国批发商手里进货了,而是直接到中国乌鲁木齐商贸城批发。转眼十几年过去,如今卓良发在卡拉苏已经有8个集装箱,他用其中两个做门面,其余6个当库房。

  2006年,卓良发和吉国朋友合作建起了生产绿茶、苹果汁的饮料厂,之后又办起了年产40万吨的水泥厂,光水泥厂就有300多个工人,其中200多是当地人。另外还有100多辆运水泥的车,开车的都是本地人。“手机我还在卖,过去卖杂牌,现在卖正版。卖杂牌手机时天天吵架。”卓良发回忆他的创业初期。

  李香坤1994年和姐夫到阿拉木图做小商品生意,那年他20岁。2006年他来到奥什,办了一家拖鞋厂,用福建制鞋设备加工一次性成型凉拖。两年后他创办了奥什“钢铁龙头企业”—把废铁炼成钢坯,然后加工螺纹钢,年产1.5万吨。只能建平房,“ 也可以修围墙。”

  奥什曾经有四家钢铁厂,现在只剩两家,另一家也是福建人开的。

  钢厂以外,李香坤还办了纸面石膏板厂,去年4月投产,每天生产3000片,1.2米×2.5米规格,厚度是6毫米。

  奥什工业基础薄弱,财源少。李香坤的几家企业尽管在中国都属于“小微企业”,在奥什可是纳税大户。奥什市长签“发的纳税大户。”李香坤把他的几家企业纳税情况如实道来:钢厂每个月纳税1500美元,鞋厂700美元—800美元,石膏板厂如果达产,每个月也能贡献2000美元—3000美元税收。三家企业用工200多人,钢厂工人收入最高,一线工人月工资700美元—800美元,鞋厂就没那么高,工人月工资只有200美元。

  吴增长的名字有点意思,不过他在吉国的事业却一直在增长。原来在福建建瓯一家单位上班的吴增长1996年停薪留职到哈萨克斯坦卖文具,1999年回原单位上班,两年后还是离职到奥什做生意来了。“我是奥什第49个中国商人,卡拉苏老市场第二个中国人。在我之前,卡拉苏老市场只有一个卖袜子的汉族人。”吴增长一番话让我们对他刮目相看。

  在卡拉苏,刚开始吴增长也是卖文具,后来还卖过灯具,多的时候他有五六个集装箱,现在只剩两个,一个自己卖货,一个出租。记者在他店面看到的主要是各种工艺品,吴增长说大都是从浙江义乌批发来的。乌兹别克斯坦海关正常“开关的时候,我的货80%卖到乌国,后来乌兹别克斯坦闭关,我就只能卖给吉尔吉斯人。”

  让吴增长很无奈的还不只是闭关和乌兹别克商人减少。中国商品在中亚国家最大的优势是价格便宜,可是由于运输市场被垄断,原来一立方货从卡拉苏运到乌国货场,报关加上运输费用只需200美元,现在涨到800美元。“我3美元的东西加上运输成本到了乌兹别克斯坦必须卖10美元才不亏,可是土耳其或者别的国家同样产品在乌国卖8美元,人家怎么会买我的东西?”吴增长苦笑:800美元(每立方)可以运到美国了!“我刚来的时候,一个集装箱卖3万美元,现在跌到3000美元。”吴增长说的是卡拉苏集装箱铺面的行情变化。

  新疆日报讯 (记者朱必义 李冬妹 加尼别克·焦达提报道)到中亚采访之前,记者接触过一些在中亚创业的中国投资者。说实话,毕竟对周边国家缺少了解,单凭中国商人和中国企业家的讲述,我们很难对他们在异国他乡所经历的摸爬滚打、酸甜苦辣有更深的了解。3月份新疆日报丝绸之路采访组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国连着跑了20天,结识了一批中国工商企业掌门人,感触很多,概括起来也许可以用以下这三句话来加以表述:不到中亚,不知道他们有多能干;不到中亚,不了解他们有多出色;不到中亚,不懂得他们有多不容易。

  唐方春:较早闯荡吉国的商人

  和唐方春第一次见面是在比什凯克一家咖啡馆。当时我们刚从吉国历史博物馆出来,有点累了,顺路就在那家咖啡馆坐坐。拨通唐方春董事长手机,他很快就赶过来了。

  唐方春给自己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就讲起了在吉国的创业经历。那是1996年,他第一次到中亚,从国内运了九车皮540吨大米到哈萨克斯坦,结果被人骗了,300多万元人民币血本无归。

  2001年,唐方春来到吉尔吉斯斯坦,当时在吉国的中国企业很少,中国人也不多,当地经济也很不景气,夜晚的比什凯克有些街道连路灯都没有。到中亚之前,唐方春在新疆从事过房地产开发,积累了很好的经验。他看上了比什凯克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那家企业是生产马达的,红火的时候,该厂的马达销售到50多个国家。苏联解体后,企业也走了下坡路,最终无法维持。唐方春以国内公司名义和一家吉国企业共同注册了吉尔吉斯中国大唐有限责任公司,随后大唐公司买下了这家马达厂的100亩地,投入数百万美元建起了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是经中国商务部批准的,目前是吉尔吉斯斯坦最大的中国商品城,也是吉国纳税大户。”唐方春介绍在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从事经营的除了来自广东、浙江、湖北、四川等省的商人,还有当地吉尔吉斯商人以及东干商人。在这里担任店员、搬运工、翻译的吉国人超过1000人,他们的月收入平均两万索姆,大约合2000元人民币。为了扩大中国商品在吉国的影响力,这几年大唐公司协同新疆贸促会已经在吉国举办了三届丝绸之路大唐中国国际商品展销会。

  除此之外,大唐公司和国内企业合作,计划在吉国开采铁矿和金矿,另外还计划建年产120万吨的水泥厂。“这几年来吉国的企业不少,有些人刚来时很兴奋,但一遇到困难就缩回去。”唐方春说,吉尔吉斯人的性格和中国人有点像,比较谦和。国内企业到吉国来,要尽可能少说空话,多干实事。他批评有些同胞不注意形象,把在国内的一些不良习惯带到中亚,比如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等等。

  赵德顺:在吉国经营“北京商场”

  “我名字起得好,但一辈子没顺过。”阿山凯丁集团总经理赵德顺如此调侃自己。

  2005年4月,阿山凯丁集团的母公司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派人来吉尔吉斯斯坦考察投资项目,第二年年底买下奥什一家破产水泵厂厂房,然后投资3000万元人民币将原来水泵厂的车间改造成了“北京商场”。“北京商场现有商户57家,中国人只有4户,绝大部分是本地经营者。销售的电器、服装、玩具百分之八十是中国产的,还有百分之二十是俄罗斯、土耳其的。奥什市民用的产品九成是进口的。”赵德顺告诉记者。

  对奥什销售的中国商品,赵德顺的评价并不高,他觉得就产品质量来说,还是俄罗斯、土耳其、韩国的好一点,中国产品相当一部分属于库存积压的滞销货。

  “在这里找真的(正牌)中国产品不容易,找假的一大堆。比如牛仔裤,很多都是论斤买过来的。”赵德顺说。

  华力集团为何选择奥什建商场?赵德顺谈到这里地处古丝绸之路交通枢纽,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进口中国商品,都得从奥什经过。把商场设在奥什,周边国家的客商不就不用跑中国了吗?至于为什么中国的低端产品在吉尔吉斯斯坦泛滥,赵德顺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吉国普通百姓收入不高,当地公务员每月工资7000索姆,折合人民币不到1000元。拿那点钱怎么消费高端产品?二是韩国和土耳其那样的国家本来就不生产低端产品,中国的低端产品正好能满足吉国当地80%—90%的市场需求。“中国商人追求利润最大化,他们不可能放着80%—90%的市场不管,却跑去和俄罗斯、土耳其、韩国厂商争夺那10%—20%的市场。经营低端产品不但市场份额更大,而且占用周转金也不多。”

  赵德顺谈到吉国的富裕阶层每年到欧洲、中国旅游度假,如果需要买点什么,他们出去度假的时候顺带就买了。广东一位商人曾经在奥什开过电脑店,待了一年卖不动,最后还是离开了。

  虽然面临的是这样一种现实情况,北京商场还是尽可能对入驻的商户有所选择,淘汰那些销售低劣商品的商户。

  从2005年4月来到吉尔吉斯,9年光阴似乎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赵德顺说自己幸好“扛的旗大—中国华力控股集团”,即便遇到一些急流险滩最终还是安全渡过了。2010年4月吉国发生颜色革命,6月份骚乱蔓延到奥什,北京商场附近响起枪声,周围一些店铺被烧被抢,中国政府开始撤侨,100多个中国人被临时安置到阿山凯丁集团的宾馆。慌乱之中,一个孩子被人群挤倒,赵德顺使出全身力气用胳膊挡着门,不让人群踩到孩子,一条胳膊险些被挤断。

  李厚甫:在吉国开发煤炭资源

  “新疆中远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是新疆首家获得石油天然气经营资质的民营企业。”一见面李厚甫副总经理就介绍中远公司的与众不同之处。不过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李厚甫侧重谈的却是该公司在海外的业务拓展:在几内亚比绍有一家砂金矿正在做前期,巴基斯坦一家铅锌铜矿也在前期准备,在蒙古国也有一家有色金属矿。

  四年前中远公司和吉国一家企业在比什凯克共同注册了中远能源矿产有限公司。经过连续几年勘探,目前中远能源在吉国奥什州、纳伦州和巴特肯州开发的四家煤矿初步探明储量8.13亿吨,其中巴肯特煤矿去年5月结合井巷建设生产工程煤3000多吨。这些最先产出的煤中远能源都无偿提供给当地二战老兵以及当地幼儿园、学校、医院。2014年预计产煤20万吨。“伊利苏煤矿和瑙鲁斯煤矿设计产能300-500万吨,巴特肯煤矿200万吨。”李厚甫介绍几家煤矿的生产规模。

  值得提到的是,中远能源公司在吉国的四家煤矿分别靠近中吉边境的伊尔克斯坦和吐尔尕特口岸,也就是说,四家煤矿生产的煤炭除了满足吉国需求,还可以通过上述两个口岸运到新疆南部的克州、喀什、和田这三个能源严重匮乏的地州。采访中李厚甫提到吉国通往伊尔克斯坦口岸的山区公路弯道多,路面狭窄,通关手续繁杂,希望两国尽快开辟煤炭专用通道,简化通关手续。“现在是一车一单(报关单),我们希望能做到一批一单。”李厚甫还反映两个口岸目前是一周五天通关,加上两国存在时差的缘故,每天无法保证8小时通关。他希望两国海关能改进服务,做到一周七天通关,否则一旦煤炭产量形成规模,很有可能造成运煤车辆拥堵现象。

  “吉尔吉斯缺煤,一吨煤炭合人民币1000元左右。新疆南疆三地州也缺煤,当地发展工业离不开煤炭。”李厚甫谈到中远石油天然气集团正在联手国内几家有实力的国有企业以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国资公司,计划投资18亿元在靠近边境的乌恰县建设国家煤炭储配基地,一期项目储配规模1000万吨,二期2000万吨。

  卓良发和他的福建老乡

  卡拉苏口岸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处,那里是吉国有名的集装箱市场—数千个旧集装箱集中排列,纵横交错,一个集装箱就是一间商业门面,形成难得一见的“集装箱商业街区”。

  卡拉苏集装箱市场大体分两摊子,大的一摊人们习惯称之老市场,那里有三四千个集装箱;小的一摊叫红太阳市场,集装箱400个左右。在卡拉苏集装箱市场从事经营活动的中国人据不完全统计有七八百人,他们主要来自福建、浙江等沿海省份,新疆人也占一定比例。

  卓良发是福州人,2000年4月来到卡拉苏时,身上只有900美元。他用100美元交了一个集装箱一个月的租金,再用100美元租了间住房,还有100美元用来租车,100美元打电话和吃饭,剩下的500美元从吉尔吉斯斯坦批发商手里批发手机。卓良发用那500美元货挣了250美元,那是他在吉国挣的第一笔收入。一个月后,卓良发不再从吉国批发商手里进货了,而是直接到中国乌鲁木齐商贸城批发。转眼十几年过去,如今卓良发在卡拉苏已经有8个集装箱,他用其中两个做门面,其余6个当库房。

  2006年,卓良发和吉国朋友合作建起了生产绿茶、苹果汁的饮料厂,之后又办起了年产40万吨的水泥厂,光水泥厂就有300多个工人,其中200多是当地人。另外还有100多辆运水泥的车,开车的都是本地人。“手机我还在卖,过去卖杂牌,现在卖正版。卖杂牌手机时天天吵架。”卓良发回忆他的创业初期。

  李香坤1994年和姐夫到阿拉木图做小商品生意,那年他20岁。2006年他来到奥什,办了一家拖鞋厂,用福建制鞋设备加工一次性成型凉拖。两年后他创办了奥什“钢铁龙头企业”—把废铁炼成钢坯,然后加工螺纹钢,年产1.5万吨。只能建平房,“ 也可以修围墙。”

  奥什曾经有四家钢铁厂,现在只剩两家,另一家也是福建人开的。

  钢厂以外,李香坤还办了纸面石膏板厂,去年4月投产,每天生产3000片,1.2米×2.5米规格,厚度是6毫米。

  奥什工业基础薄弱,财源少。李香坤的几家企业尽管在中国都属于“小微企业”,在奥什可是纳税大户。奥什市长签“发的纳税大户。”李香坤把他的几家企业纳税情况如实道来:钢厂每个月纳税1500美元,鞋厂700美元—800美元,石膏板厂如果达产,每个月也能贡献2000美元—3000美元税收。三家企业用工200多人,钢厂工人收入最高,一线工人月工资700美元—800美元,鞋厂就没那么高,工人月工资只有200美元。

  吴增长的名字有点意思,不过他在吉国的事业却一直在增长。原来在福建建瓯一家单位上班的吴增长1996年停薪留职到哈萨克斯坦卖文具,1999年回原单位上班,两年后还是离职到奥什做生意来了。“我是奥什第49个中国商人,卡拉苏老市场第二个中国人。在我之前,卡拉苏老市场只有一个卖袜子的汉族人。”吴增长一番话让我们对他刮目相看。

  在卡拉苏,刚开始吴增长也是卖文具,后来还卖过灯具,多的时候他有五六个集装箱,现在只剩两个,一个自己卖货,一个出租。记者在他店面看到的主要是各种工艺品,吴增长说大都是从浙江义乌批发来的。乌兹别克斯坦海关正常“开关的时候,我的货80%卖到乌国,后来乌兹别克斯坦闭关,我就只能卖给吉尔吉斯人。”

  让吴增长很无奈的还不只是闭关和乌兹别克商人减少。中国商品在中亚国家最大的优势是价格便宜,可是由于运输市场被垄断,原来一立方货从卡拉苏运到乌国货场,报关加上运输费用只需200美元,现在涨到800美元。“我3美元的东西加上运输成本到了乌兹别克斯坦必须卖10美元才不亏,可是土耳其或者别的国家同样产品在乌国卖8美元,人家怎么会买我的东西?”吴增长苦笑:800美元(每立方)可以运到美国了!“我刚来的时候,一个集装箱卖3万美元,现在跌到3000美元。”吴增长说的是卡拉苏集装箱铺面的行情变化。

  新疆日报讯 (记者朱必义 李冬妹 加尼别克·焦达提报道)到中亚采访之前,记者接触过一些在中亚创业的中国投资者。说实话,毕竟对周边国家缺少了解,单凭中国商人和中国企业家的讲述,我们很难对他们在异国他乡所经历的摸爬滚打、酸甜苦辣有更深的了解。3月份新疆日报丝绸之路采访组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国连着跑了20天,结识了一批中国工商企业掌门人,感触很多,概括起来也许可以用以下这三句话来加以表述:不到中亚,不知道他们有多能干;不到中亚,不了解他们有多出色;不到中亚,不懂得他们有多不容易。

  唐方春:较早闯荡吉国的商人

  和唐方春第一次见面是在比什凯克一家咖啡馆。当时我们刚从吉国历史博物馆出来,有点累了,顺路就在那家咖啡馆坐坐。拨通唐方春董事长手机,他很快就赶过来了。

  唐方春给自己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就讲起了在吉国的创业经历。那是1996年,他第一次到中亚,从国内运了九车皮540吨大米到哈萨克斯坦,结果被人骗了,300多万元人民币血本无归。

  2001年,唐方春来到吉尔吉斯斯坦,当时在吉国的中国企业很少,中国人也不多,当地经济也很不景气,夜晚的比什凯克有些街道连路灯都没有。到中亚之前,唐方春在新疆从事过房地产开发,积累了很好的经验。他看上了比什凯克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那家企业是生产马达的,红火的时候,该厂的马达销售到50多个国家。苏联解体后,企业也走了下坡路,最终无法维持。唐方春以国内公司名义和一家吉国企业共同注册了吉尔吉斯中国大唐有限责任公司,随后大唐公司买下了这家马达厂的100亩地,投入数百万美元建起了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是经中国商务部批准的,目前是吉尔吉斯斯坦最大的中国商品城,也是吉国纳税大户。”唐方春介绍在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从事经营的除了来自广东、浙江、湖北、四川等省的商人,还有当地吉尔吉斯商人以及东干商人。在这里担任店员、搬运工、翻译的吉国人超过1000人,他们的月收入平均两万索姆,大约合2000元人民币。为了扩大中国商品在吉国的影响力,这几年大唐公司协同新疆贸促会已经在吉国举办了三届丝绸之路大唐中国国际商品展销会。

  除此之外,大唐公司和国内企业合作,计划在吉国开采铁矿和金矿,另外还计划建年产120万吨的水泥厂。“这几年来吉国的企业不少,有些人刚来时很兴奋,但一遇到困难就缩回去。”唐方春说,吉尔吉斯人的性格和中国人有点像,比较谦和。国内企业到吉国来,要尽可能少说空话,多干实事。他批评有些同胞不注意形象,把在国内的一些不良习惯带到中亚,比如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等等。

  赵德顺:在吉国经营“北京商场”

  “我名字起得好,但一辈子没顺过。”阿山凯丁集团总经理赵德顺如此调侃自己。

  2005年4月,阿山凯丁集团的母公司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派人来吉尔吉斯斯坦考察投资项目,第二年年底买下奥什一家破产水泵厂厂房,然后投资3000万元人民币将原来水泵厂的车间改造成了“北京商场”。“北京商场现有商户57家,中国人只有4户,绝大部分是本地经营者。销售的电器、服装、玩具百分之八十是中国产的,还有百分之二十是俄罗斯、土耳其的。奥什市民用的产品九成是进口的。”赵德顺告诉记者。

  对奥什销售的中国商品,赵德顺的评价并不高,他觉得就产品质量来说,还是俄罗斯、土耳其、韩国的好一点,中国产品相当一部分属于库存积压的滞销货。

  “在这里找真的(正牌)中国产品不容易,找假的一大堆。比如牛仔裤,很多都是论斤买过来的。”赵德顺说。

  华力集团为何选择奥什建商场?赵德顺谈到这里地处古丝绸之路交通枢纽,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进口中国商品,都得从奥什经过。把商场设在奥什,周边国家的客商不就不用跑中国了吗?至于为什么中国的低端产品在吉尔吉斯斯坦泛滥,赵德顺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吉国普通百姓收入不高,当地公务员每月工资7000索姆,折合人民币不到1000元。拿那点钱怎么消费高端产品?二是韩国和土耳其那样的国家本来就不生产低端产品,中国的低端产品正好能满足吉国当地80%—90%的市场需求。“中国商人追求利润最大化,他们不可能放着80%—90%的市场不管,却跑去和俄罗斯、土耳其、韩国厂商争夺那10%—20%的市场。经营低端产品不但市场份额更大,而且占用周转金也不多。”

  赵德顺谈到吉国的富裕阶层每年到欧洲、中国旅游度假,如果需要买点什么,他们出去度假的时候顺带就买了。广东一位商人曾经在奥什开过电脑店,待了一年卖不动,最后还是离开了。

  虽然面临的是这样一种现实情况,北京商场还是尽可能对入驻的商户有所选择,淘汰那些销售低劣商品的商户。

  从2005年4月来到吉尔吉斯,9年光阴似乎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赵德顺说自己幸好“扛的旗大—中国华力控股集团”,即便遇到一些急流险滩最终还是安全渡过了。2010年4月吉国发生颜色革命,6月份骚乱蔓延到奥什,北京商场附近响起枪声,周围一些店铺被烧被抢,中国政府开始撤侨,100多个中国人被临时安置到阿山凯丁集团的宾馆。慌乱之中,一个孩子被人群挤倒,赵德顺使出全身力气用胳膊挡着门,不让人群踩到孩子,一条胳膊险些被挤断。

  李厚甫:在吉国开发煤炭资源

  “新疆中远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是新疆首家获得石油天然气经营资质的民营企业。”一见面李厚甫副总经理就介绍中远公司的与众不同之处。不过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李厚甫侧重谈的却是该公司在海外的业务拓展:在几内亚比绍有一家砂金矿正在做前期,巴基斯坦一家铅锌铜矿也在前期准备,在蒙古国也有一家有色金属矿。

  四年前中远公司和吉国一家企业在比什凯克共同注册了中远能源矿产有限公司。经过连续几年勘探,目前中远能源在吉国奥什州、纳伦州和巴特肯州开发的四家煤矿初步探明储量8.13亿吨,其中巴肯特煤矿去年5月结合井巷建设生产工程煤3000多吨。这些最先产出的煤中远能源都无偿提供给当地二战老兵以及当地幼儿园、学校、医院。2014年预计产煤20万吨。“伊利苏煤矿和瑙鲁斯煤矿设计产能300-500万吨,巴特肯煤矿200万吨。”李厚甫介绍几家煤矿的生产规模。

  值得提到的是,中远能源公司在吉国的四家煤矿分别靠近中吉边境的伊尔克斯坦和吐尔尕特口岸,也就是说,四家煤矿生产的煤炭除了满足吉国需求,还可以通过上述两个口岸运到新疆南部的克州、喀什、和田这三个能源严重匮乏的地州。采访中李厚甫提到吉国通往伊尔克斯坦口岸的山区公路弯道多,路面狭窄,通关手续繁杂,希望两国尽快开辟煤炭专用通道,简化通关手续。“现在是一车一单(报关单),我们希望能做到一批一单。”李厚甫还反映两个口岸目前是一周五天通关,加上两国存在时差的缘故,每天无法保证8小时通关。他希望两国海关能改进服务,做到一周七天通关,否则一旦煤炭产量形成规模,很有可能造成运煤车辆拥堵现象。

  “吉尔吉斯缺煤,一吨煤炭合人民币1000元左右。新疆南疆三地州也缺煤,当地发展工业离不开煤炭。”李厚甫谈到中远石油天然气集团正在联手国内几家有实力的国有企业以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国资公司,计划投资18亿元在靠近边境的乌恰县建设国家煤炭储配基地,一期项目储配规模1000万吨,二期2000万吨。

  卓良发和他的福建老乡

  卡拉苏口岸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处,那里是吉国有名的集装箱市场—数千个旧集装箱集中排列,纵横交错,一个集装箱就是一间商业门面,形成难得一见的“集装箱商业街区”。

  卡拉苏集装箱市场大体分两摊子,大的一摊人们习惯称之老市场,那里有三四千个集装箱;小的一摊叫红太阳市场,集装箱400个左右。在卡拉苏集装箱市场从事经营活动的中国人据不完全统计有七八百人,他们主要来自福建、浙江等沿海省份,新疆人也占一定比例。

  卓良发是福州人,2000年4月来到卡拉苏时,身上只有900美元。他用100美元交了一个集装箱一个月的租金,再用100美元租了间住房,还有100美元用来租车,100美元打电话和吃饭,剩下的500美元从吉尔吉斯斯坦批发商手里批发手机。卓良发用那500美元货挣了250美元,那是他在吉国挣的第一笔收入。一个月后,卓良发不再从吉国批发商手里进货了,而是直接到中国乌鲁木齐商贸城批发。转眼十几年过去,如今卓良发在卡拉苏已经有8个集装箱,他用其中两个做门面,其余6个当库房。

  2006年,卓良发和吉国朋友合作建起了生产绿茶、苹果汁的饮料厂,之后又办起了年产40万吨的水泥厂,光水泥厂就有300多个工人,其中200多是当地人。另外还有100多辆运水泥的车,开车的都是本地人。“手机我还在卖,过去卖杂牌,现在卖正版。卖杂牌手机时天天吵架。”卓良发回忆他的创业初期。

  李香坤1994年和姐夫到阿拉木图做小商品生意,那年他20岁。2006年他来到奥什,办了一家拖鞋厂,用福建制鞋设备加工一次性成型凉拖。两年后他创办了奥什“钢铁龙头企业”—把废铁炼成钢坯,然后加工螺纹钢,年产1.5万吨。只能建平房,“ 也可以修围墙。”

  奥什曾经有四家钢铁厂,现在只剩两家,另一家也是福建人开的。

  钢厂以外,李香坤还办了纸面石膏板厂,去年4月投产,每天生产3000片,1.2米×2.5米规格,厚度是6毫米。

  奥什工业基础薄弱,财源少。李香坤的几家企业尽管在中国都属于“小微企业”,在奥什可是纳税大户。奥什市长签“发的纳税大户。”李香坤把他的几家企业纳税情况如实道来:钢厂每个月纳税1500美元,鞋厂700美元—800美元,石膏板厂如果达产,每个月也能贡献2000美元—3000美元税收。三家企业用工200多人,钢厂工人收入最高,一线工人月工资700美元—800美元,鞋厂就没那么高,工人月工资只有200美元。

  吴增长的名字有点意思,不过他在吉国的事业却一直在增长。原来在福建建瓯一家单位上班的吴增长1996年停薪留职到哈萨克斯坦卖文具,1999年回原单位上班,两年后还是离职到奥什做生意来了。“我是奥什第49个中国商人,卡拉苏老市场第二个中国人。在我之前,卡拉苏老市场只有一个卖袜子的汉族人。”吴增长一番话让我们对他刮目相看。

  在卡拉苏,刚开始吴增长也是卖文具,后来还卖过灯具,多的时候他有五六个集装箱,现在只剩两个,一个自己卖货,一个出租。记者在他店面看到的主要是各种工艺品,吴增长说大都是从浙江义乌批发来的。乌兹别克斯坦海关正常“开关的时候,我的货80%卖到乌国,后来乌兹别克斯坦闭关,我就只能卖给吉尔吉斯人。”

  让吴增长很无奈的还不只是闭关和乌兹别克商人减少。中国商品在中亚国家最大的优势是价格便宜,可是由于运输市场被垄断,原来一立方货从卡拉苏运到乌国货场,报关加上运输费用只需200美元,现在涨到800美元。“我3美元的东西加上运输成本到了乌兹别克斯坦必须卖10美元才不亏,可是土耳其或者别的国家同样产品在乌国卖8美元,人家怎么会买我的东西?”吴增长苦笑:800美元(每立方)可以运到美国了!“我刚来的时候,一个集装箱卖3万美元,现在跌到3000美元。”吴增长说的是卡拉苏集装箱铺面的行情变化。

  新疆日报讯 (记者朱必义 李冬妹 加尼别克·焦达提报道)到中亚采访之前,记者接触过一些在中亚创业的中国投资者。说实话,毕竟对周边国家缺少了解,单凭中国商人和中国企业家的讲述,我们很难对他们在异国他乡所经历的摸爬滚打、酸甜苦辣有更深的了解。3月份新疆日报丝绸之路采访组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国连着跑了20天,结识了一批中国工商企业掌门人,感触很多,概括起来也许可以用以下这三句话来加以表述:不到中亚,不知道他们有多能干;不到中亚,不了解他们有多出色;不到中亚,不懂得他们有多不容易。

  唐方春:较早闯荡吉国的商人

  和唐方春第一次见面是在比什凯克一家咖啡馆。当时我们刚从吉国历史博物馆出来,有点累了,顺路就在那家咖啡馆坐坐。拨通唐方春董事长手机,他很快就赶过来了。

  唐方春给自己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就讲起了在吉国的创业经历。那是1996年,他第一次到中亚,从国内运了九车皮540吨大米到哈萨克斯坦,结果被人骗了,300多万元人民币血本无归。

  2001年,唐方春来到吉尔吉斯斯坦,当时在吉国的中国企业很少,中国人也不多,当地经济也很不景气,夜晚的比什凯克有些街道连路灯都没有。到中亚之前,唐方春在新疆从事过房地产开发,积累了很好的经验。他看上了比什凯克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那家企业是生产马达的,红火的时候,该厂的马达销售到50多个国家。苏联解体后,企业也走了下坡路,最终无法维持。唐方春以国内公司名义和一家吉国企业共同注册了吉尔吉斯中国大唐有限责任公司,随后大唐公司买下了这家马达厂的100亩地,投入数百万美元建起了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是经中国商务部批准的,目前是吉尔吉斯斯坦最大的中国商品城,也是吉国纳税大户。”唐方春介绍在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从事经营的除了来自广东、浙江、湖北、四川等省的商人,还有当地吉尔吉斯商人以及东干商人。在这里担任店员、搬运工、翻译的吉国人超过1000人,他们的月收入平均两万索姆,大约合2000元人民币。为了扩大中国商品在吉国的影响力,这几年大唐公司协同新疆贸促会已经在吉国举办了三届丝绸之路大唐中国国际商品展销会。

  除此之外,大唐公司和国内企业合作,计划在吉国开采铁矿和金矿,另外还计划建年产120万吨的水泥厂。“这几年来吉国的企业不少,有些人刚来时很兴奋,但一遇到困难就缩回去。”唐方春说,吉尔吉斯人的性格和中国人有点像,比较谦和。国内企业到吉国来,要尽可能少说空话,多干实事。他批评有些同胞不注意形象,把在国内的一些不良习惯带到中亚,比如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等等。

  赵德顺:在吉国经营“北京商场”

  “我名字起得好,但一辈子没顺过。”阿山凯丁集团总经理赵德顺如此调侃自己。

  2005年4月,阿山凯丁集团的母公司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派人来吉尔吉斯斯坦考察投资项目,第二年年底买下奥什一家破产水泵厂厂房,然后投资3000万元人民币将原来水泵厂的车间改造成了“北京商场”。“北京商场现有商户57家,中国人只有4户,绝大部分是本地经营者。销售的电器、服装、玩具百分之八十是中国产的,还有百分之二十是俄罗斯、土耳其的。奥什市民用的产品九成是进口的。”赵德顺告诉记者。

  对奥什销售的中国商品,赵德顺的评价并不高,他觉得就产品质量来说,还是俄罗斯、土耳其、韩国的好一点,中国产品相当一部分属于库存积压的滞销货。

  “在这里找真的(正牌)中国产品不容易,找假的一大堆。比如牛仔裤,很多都是论斤买过来的。”赵德顺说。

  华力集团为何选择奥什建商场?赵德顺谈到这里地处古丝绸之路交通枢纽,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进口中国商品,都得从奥什经过。把商场设在奥什,周边国家的客商不就不用跑中国了吗?至于为什么中国的低端产品在吉尔吉斯斯坦泛滥,赵德顺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吉国普通百姓收入不高,当地公务员每月工资7000索姆,折合人民币不到1000元。拿那点钱怎么消费高端产品?二是韩国和土耳其那样的国家本来就不生产低端产品,中国的低端产品正好能满足吉国当地80%—90%的市场需求。“中国商人追求利润最大化,他们不可能放着80%—90%的市场不管,却跑去和俄罗斯、土耳其、韩国厂商争夺那10%—20%的市场。经营低端产品不但市场份额更大,而且占用周转金也不多。”

  赵德顺谈到吉国的富裕阶层每年到欧洲、中国旅游度假,如果需要买点什么,他们出去度假的时候顺带就买了。广东一位商人曾经在奥什开过电脑店,待了一年卖不动,最后还是离开了。

  虽然面临的是这样一种现实情况,北京商场还是尽可能对入驻的商户有所选择,淘汰那些销售低劣商品的商户。

  从2005年4月来到吉尔吉斯,9年光阴似乎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赵德顺说自己幸好“扛的旗大—中国华力控股集团”,即便遇到一些急流险滩最终还是安全渡过了。2010年4月吉国发生颜色革命,6月份骚乱蔓延到奥什,北京商场附近响起枪声,周围一些店铺被烧被抢,中国政府开始撤侨,100多个中国人被临时安置到阿山凯丁集团的宾馆。慌乱之中,一个孩子被人群挤倒,赵德顺使出全身力气用胳膊挡着门,不让人群踩到孩子,一条胳膊险些被挤断。

  李厚甫:在吉国开发煤炭资源

  “新疆中远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是新疆首家获得石油天然气经营资质的民营企业。”一见面李厚甫副总经理就介绍中远公司的与众不同之处。不过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李厚甫侧重谈的却是该公司在海外的业务拓展:在几内亚比绍有一家砂金矿正在做前期,巴基斯坦一家铅锌铜矿也在前期准备,在蒙古国也有一家有色金属矿。

  四年前中远公司和吉国一家企业在比什凯克共同注册了中远能源矿产有限公司。经过连续几年勘探,目前中远能源在吉国奥什州、纳伦州和巴特肯州开发的四家煤矿初步探明储量8.13亿吨,其中巴肯特煤矿去年5月结合井巷建设生产工程煤3000多吨。这些最先产出的煤中远能源都无偿提供给当地二战老兵以及当地幼儿园、学校、医院。2014年预计产煤20万吨。“伊利苏煤矿和瑙鲁斯煤矿设计产能300-500万吨,巴特肯煤矿200万吨。”李厚甫介绍几家煤矿的生产规模。

  值得提到的是,中远能源公司在吉国的四家煤矿分别靠近中吉边境的伊尔克斯坦和吐尔尕特口岸,也就是说,四家煤矿生产的煤炭除了满足吉国需求,还可以通过上述两个口岸运到新疆南部的克州、喀什、和田这三个能源严重匮乏的地州。采访中李厚甫提到吉国通往伊尔克斯坦口岸的山区公路弯道多,路面狭窄,通关手续繁杂,希望两国尽快开辟煤炭专用通道,简化通关手续。“现在是一车一单(报关单),我们希望能做到一批一单。”李厚甫还反映两个口岸目前是一周五天通关,加上两国存在时差的缘故,每天无法保证8小时通关。他希望两国海关能改进服务,做到一周七天通关,否则一旦煤炭产量形成规模,很有可能造成运煤车辆拥堵现象。

  “吉尔吉斯缺煤,一吨煤炭合人民币1000元左右。新疆南疆三地州也缺煤,当地发展工业离不开煤炭。”李厚甫谈到中远石油天然气集团正在联手国内几家有实力的国有企业以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国资公司,计划投资18亿元在靠近边境的乌恰县建设国家煤炭储配基地,一期项目储配规模1000万吨,二期2000万吨。

  卓良发和他的福建老乡

  卡拉苏口岸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处,那里是吉国有名的集装箱市场—数千个旧集装箱集中排列,纵横交错,一个集装箱就是一间商业门面,形成难得一见的“集装箱商业街区”。

  卡拉苏集装箱市场大体分两摊子,大的一摊人们习惯称之老市场,那里有三四千个集装箱;小的一摊叫红太阳市场,集装箱400个左右。在卡拉苏集装箱市场从事经营活动的中国人据不完全统计有七八百人,他们主要来自福建、浙江等沿海省份,新疆人也占一定比例。

  卓良发是福州人,2000年4月来到卡拉苏时,身上只有900美元。他用100美元交了一个集装箱一个月的租金,再用100美元租了间住房,还有100美元用来租车,100美元打电话和吃饭,剩下的500美元从吉尔吉斯斯坦批发商手里批发手机。卓良发用那500美元货挣了250美元,那是他在吉国挣的第一笔收入。一个月后,卓良发不再从吉国批发商手里进货了,而是直接到中国乌鲁木齐商贸城批发。转眼十几年过去,如今卓良发在卡拉苏已经有8个集装箱,他用其中两个做门面,其余6个当库房。

  2006年,卓良发和吉国朋友合作建起了生产绿茶、苹果汁的饮料厂,之后又办起了年产40万吨的水泥厂,光水泥厂就有300多个工人,其中200多是当地人。另外还有100多辆运水泥的车,开车的都是本地人。“手机我还在卖,过去卖杂牌,现在卖正版。卖杂牌手机时天天吵架。”卓良发回忆他的创业初期。

  李香坤1994年和姐夫到阿拉木图做小商品生意,那年他20岁。2006年他来到奥什,办了一家拖鞋厂,用福建制鞋设备加工一次性成型凉拖。两年后他创办了奥什“钢铁龙头企业”—把废铁炼成钢坯,然后加工螺纹钢,年产1.5万吨。只能建平房,“ 也可以修围墙。”

  奥什曾经有四家钢铁厂,现在只剩两家,另一家也是福建人开的。

  钢厂以外,李香坤还办了纸面石膏板厂,去年4月投产,每天生产3000片,1.2米×2.5米规格,厚度是6毫米。

  奥什工业基础薄弱,财源少。李香坤的几家企业尽管在中国都属于“小微企业”,在奥什可是纳税大户。奥什市长签“发的纳税大户。”李香坤把他的几家企业纳税情况如实道来:钢厂每个月纳税1500美元,鞋厂700美元—800美元,石膏板厂如果达产,每个月也能贡献2000美元—3000美元税收。三家企业用工200多人,钢厂工人收入最高,一线工人月工资700美元—800美元,鞋厂就没那么高,工人月工资只有200美元。

  吴增长的名字有点意思,不过他在吉国的事业却一直在增长。原来在福建建瓯一家单位上班的吴增长1996年停薪留职到哈萨克斯坦卖文具,1999年回原单位上班,两年后还是离职到奥什做生意来了。“我是奥什第49个中国商人,卡拉苏老市场第二个中国人。在我之前,卡拉苏老市场只有一个卖袜子的汉族人。”吴增长一番话让我们对他刮目相看。

  在卡拉苏,刚开始吴增长也是卖文具,后来还卖过灯具,多的时候他有五六个集装箱,现在只剩两个,一个自己卖货,一个出租。记者在他店面看到的主要是各种工艺品,吴增长说大都是从浙江义乌批发来的。乌兹别克斯坦海关正常“开关的时候,我的货80%卖到乌国,后来乌兹别克斯坦闭关,我就只能卖给吉尔吉斯人。”

  让吴增长很无奈的还不只是闭关和乌兹别克商人减少。中国商品在中亚国家最大的优势是价格便宜,可是由于运输市场被垄断,原来一立方货从卡拉苏运到乌国货场,报关加上运输费用只需200美元,现在涨到800美元。“我3美元的东西加上运输成本到了乌兹别克斯坦必须卖10美元才不亏,可是土耳其或者别的国家同样产品在乌国卖8美元,人家怎么会买我的东西?”吴增长苦笑:800美元(每立方)可以运到美国了!“我刚来的时候,一个集装箱卖3万美元,现在跌到3000美元。”吴增长说的是卡拉苏集装箱铺面的行情变化。

  新疆日报讯 (记者朱必义 李冬妹 加尼别克·焦达提报道)到中亚采访之前,记者接触过一些在中亚创业的中国投资者。说实话,毕竟对周边国家缺少了解,单凭中国商人和中国企业家的讲述,我们很难对他们在异国他乡所经历的摸爬滚打、酸甜苦辣有更深的了解。3月份新疆日报丝绸之路采访组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三国连着跑了20天,结识了一批中国工商企业掌门人,感触很多,概括起来也许可以用以下这三句话来加以表述:不到中亚,不知道他们有多能干;不到中亚,不了解他们有多出色;不到中亚,不懂得他们有多不容易。

  唐方春:较早闯荡吉国的商人

  和唐方春第一次见面是在比什凯克一家咖啡馆。当时我们刚从吉国历史博物馆出来,有点累了,顺路就在那家咖啡馆坐坐。拨通唐方春董事长手机,他很快就赶过来了。

  唐方春给自己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就讲起了在吉国的创业经历。那是1996年,他第一次到中亚,从国内运了九车皮540吨大米到哈萨克斯坦,结果被人骗了,300多万元人民币血本无归。

  2001年,唐方春来到吉尔吉斯斯坦,当时在吉国的中国企业很少,中国人也不多,当地经济也很不景气,夜晚的比什凯克有些街道连路灯都没有。到中亚之前,唐方春在新疆从事过房地产开发,积累了很好的经验。他看上了比什凯克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那家企业是生产马达的,红火的时候,该厂的马达销售到50多个国家。苏联解体后,企业也走了下坡路,最终无法维持。唐方春以国内公司名义和一家吉国企业共同注册了吉尔吉斯中国大唐有限责任公司,随后大唐公司买下了这家马达厂的100亩地,投入数百万美元建起了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是经中国商务部批准的,目前是吉尔吉斯斯坦最大的中国商品城,也是吉国纳税大户。”唐方春介绍在大唐中国商品分拨中心从事经营的除了来自广东、浙江、湖北、四川等省的商人,还有当地吉尔吉斯商人以及东干商人。在这里担任店员、搬运工、翻译的吉国人超过1000人,他们的月收入平均两万索姆,大约合2000元人民币。为了扩大中国商品在吉国的影响力,这几年大唐公司协同新疆贸促会已经在吉国举办了三届丝绸之路大唐中国国际商品展销会。

  除此之外,大唐公司和国内企业合作,计划在吉国开采铁矿和金矿,另外还计划建年产120万吨的水泥厂。“这几年来吉国的企业不少,有些人刚来时很兴奋,但一遇到困难就缩回去。”唐方春说,吉尔吉斯人的性格和中国人有点像,比较谦和。国内企业到吉国来,要尽可能少说空话,多干实事。他批评有些同胞不注意形象,把在国内的一些不良习惯带到中亚,比如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等等。

  赵德顺:在吉国经营“北京商场”

  “我名字起得好,但一辈子没顺过。”阿山凯丁集团总经理赵德顺如此调侃自己。

  2005年4月,阿山凯丁集团的母公司中国华力控股集团派人来吉尔吉斯斯坦考察投资项目,第二年年底买下奥什一家破产水泵厂厂房,然后投资3000万元人民币将原来水泵厂的车间改造成了“北京商场”。“北京商场现有商户57家,中国人只有4户,绝大部分是本地经营者。销售的电器、服装、玩具百分之八十是中国产的,还有百分之二十是俄罗斯、土耳其的。奥什市民用的产品九成是进口的。”赵德顺告诉记者。

  对奥什销售的中国商品,赵德顺的评价并不高,他觉得就产品质量来说,还是俄罗斯、土耳其、韩国的好一点,中国产品相当一部分属于库存积压的滞销货。

  “在这里找真的(正牌)中国产品不容易,找假的一大堆。比如牛仔裤,很多都是论斤买过来的。”赵德顺说。

  华力集团为何选择奥什建商场?赵德顺谈到这里地处古丝绸之路交通枢纽,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进口中国商品,都得从奥什经过。把商场设在奥什,周边国家的客商不就不用跑中国了吗?至于为什么中国的低端产品在吉尔吉斯斯坦泛滥,赵德顺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吉国普通百姓收入不高,当地公务员每月工资7000索姆,折合人民币不到1000元。拿那点钱怎么消费高端产品?二是韩国和土耳其那样的国家本来就不生产低端产品,中国的低端产品正好能满足吉国当地80%—90%的市场需求。“中国商人追求利润最大化,他们不可能放着80%—90%的市场不管,却跑去和俄罗斯、土耳其、韩国厂商争夺那10%—20%的市场。经营低端产品不但市场份额更大,而且占用周转金也不多。”

  赵德顺谈到吉国的富裕阶层每年到欧洲、中国旅游度假,如果需要买点什么,他们出去度假的时候顺带就买了。广东一位商人曾经在奥什开过电脑店,待了一年卖不动,最后还是离开了。

  虽然面临的是这样一种现实情况,北京商场还是尽可能对入驻的商户有所选择,淘汰那些销售低劣商品的商户。

  从2005年4月来到吉尔吉斯,9年光阴似乎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赵德顺说自己幸好“扛的旗大—中国华力控股集团”,即便遇到一些急流险滩最终还是安全渡过了。2010年4月吉国发生颜色革命,6月份骚乱蔓延到奥什,北京商场附近响起枪声,周围一些店铺被烧被抢,中国政府开始撤侨,100多个中国人被临时安置到阿山凯丁集团的宾馆。慌乱之中,一个孩子被人群挤倒,赵德顺使出全身力气用胳膊挡着门,不让人群踩到孩子,一条胳膊险些被挤断。

  李厚甫:在吉国开发煤炭资源

  “新疆中远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是新疆首家获得石油天然气经营资质的民营企业。”一见面李厚甫副总经理就介绍中远公司的与众不同之处。不过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李厚甫侧重谈的却是该公司在海外的业务拓展:在几内亚比绍有一家砂金矿正在做前期,巴基斯坦一家铅锌铜矿也在前期准备,在蒙古国也有一家有色金属矿。

  四年前中远公司和吉国一家企业在比什凯克共同注册了中远能源矿产有限公司。经过连续几年勘探,目前中远能源在吉国奥什州、纳伦州和巴特肯州开发的四家煤矿初步探明储量8.13亿吨,其中巴肯特煤矿去年5月结合井巷建设生产工程煤3000多吨。这些最先产出的煤中远能源都无偿提供给当地二战老兵以及当地幼儿园、学校、医院。2014年预计产煤20万吨。“伊利苏煤矿和瑙鲁斯煤矿设计产能300-500万吨,巴特肯煤矿200万吨。”李厚甫介绍几家煤矿的生产规模。

  值得提到的是,中远能源公司在吉国的四家煤矿分别靠近中吉边境的伊尔克斯坦和吐尔尕特口岸,也就是说,四家煤矿生产的煤炭除了满足吉国需求,还可以通过上述两个口岸运到新疆南部的克州、喀什、和田这三个能源严重匮乏的地州。采访中李厚甫提到吉国通往伊尔克斯坦口岸的山区公路弯道多,路面狭窄,通关手续繁杂,希望两国尽快开辟煤炭专用通道,简化通关手续。“现在是一车一单(报关单),我们希望能做到一批一单。”李厚甫还反映两个口岸目前是一周五天通关,加上两国存在时差的缘故,每天无法保证8小时通关。他希望两国海关能改进服务,做到一周七天通关,否则一旦煤炭产量形成规模,很有可能造成运煤车辆拥堵现象。

  “吉尔吉斯缺煤,一吨煤炭合人民币1000元左右。新疆南疆三地州也缺煤,当地发展工业离不开煤炭。”李厚甫谈到中远石油天然气集团正在联手国内几家有实力的国有企业以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国资公司,计划投资18亿元在靠近边境的乌恰县建设国家煤炭储配基地,一期项目储配规模1000万吨,二期2000万吨。

  卓良发和他的福建老乡

  卡拉苏口岸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处,那里是吉国有名的集装箱市场—数千个旧集装箱集中排列,纵横交错,一个集装箱就是一间商业门面,形成难得一见的“集装箱商业街区”。

  卡拉苏集装箱市场大体分两摊子,大的一摊人们习惯称之老市场,那里有三四千个集装箱;小的一摊叫红太阳市场,集装箱400个左右。在卡拉苏集装箱市场从事经营活动的中国人据不完全统计有七八百人,他们主要来自福建、浙江等沿海省份,新疆人也占一定比例。

  卓良发是福州人,2000年4月来到卡拉苏时,身上只有900美元。他用100美元交了一个集装箱一个月的租金,再用100美元租了间住房,还有100美元用来租车,100美元打电话和吃饭,剩下的500美元从吉尔吉斯斯坦批发商手里批发手机。卓良发用那500美元货挣了250美元,那是他在吉国挣的第一笔收入。一个月后,卓良发不再从吉国批发商手里进货了,而是直接到中国乌鲁木齐商贸城批发。转眼十几年过去,如今卓良发在卡拉苏已经有8个集装箱,他用其中两个做门面,其余6个当库房。

  2006年,卓良发和吉国朋友合作建起了生产绿茶、苹果汁的饮料厂,之后又办起了年产40万吨的水泥厂,光水泥厂就有300多个工人,其中200多是当地人。另外还有100多辆运水泥的车,开车的都是本地人。“手机我还在卖,过去卖杂牌,现在卖正版。卖杂牌手机时天天吵架。”卓良发回忆他的创业初期。

  李香坤1994年和姐夫到阿拉木图做小商品生意,那年他20岁。2006年他来到奥什,办了一家拖鞋厂,用福建制鞋设备加工一次性成型凉拖。两年后他创办了奥什“钢铁龙头企业”—把废铁炼成钢坯,然后加工螺纹钢,年产1.5万吨。只能建平房,“ 也可以修围墙。”

  奥什曾经有四家钢铁厂,现在只剩两家,另一家也是福建人开的。

  钢厂以外,李香坤还办了纸面石膏板厂,去年4月投产,每天生产3000片,1.2米×2.5米规格,厚度是6毫米。

  奥什工业基础薄弱,财源少。李香坤的几家企业尽管在中国都属于“小微企业”,在奥什可是纳税大户。奥什市长签“发的纳税大户。”李香坤把他的几家企业纳税情况如实道来:钢厂每个月纳税1500美元,鞋厂700美元—800美元,石膏板厂如果达产,每个月也能贡献2000美元—3000美元税收。三家企业用工200多人,钢厂工人收入最高,一线工人月工资700美元—800美元,鞋厂就没那么高,工人月工资只有200美元。

  吴增长的名字有点意思,不过他在吉国的事业却一直在增长。原来在福建建瓯一家单位上班的吴增长1996年停薪留职到哈萨克斯坦卖文具,1999年回原单位上班,两年后还是离职到奥什做生意来了。“我是奥什第49个中国商人,卡拉苏老市场第二个中国人。在我之前,卡拉苏老市场只有一个卖袜子的汉族人。”吴增长一番话让我们对他刮目相看。

  在卡拉苏,刚开始吴增长也是卖文具,后来还卖过灯具,多的时候他有五六个集装箱,现在只剩两个,一个自己卖货,一个出租。记者在他店面看到的主要是各种工艺品,吴增长说大都是从浙江义乌批发来的。乌兹别克斯坦海关正常“开关的时候,我的货80%卖到乌国,后来乌兹别克斯坦闭关,我就只能卖给吉尔吉斯人。”

  让吴增长很无奈的还不只是闭关和乌兹别克商人减少。中国商品在中亚国家最大的优势是价格便宜,可是由于运输市场被垄断,原来一立方货从卡拉苏运到乌国货场,报关加上运输费用只需200美元,现在涨到800美元。“我3美元的东西加上运输成本到了乌兹别克斯坦必须卖10美元才不亏,可是土耳其或者别的国家同样产品在乌国卖8美元,人家怎么会买我的东西?”吴增长苦笑:800美元(每立方)可以运到美国了!“我刚来的时候,一个集装箱卖3万美元,现在跌到3000美元。”吴增长说的是卡拉苏集装箱铺面的行情变化。

热点聚焦